所爱隔山海,山海皆可平

  “亲爱的听众朋友,你好,这里是‘小雪电台’,又是失联的一段时间,不知道我给你的录音你能否收得到。但是,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,也是为我做的!”

  ——摘自小雪电台

  李春雪一直很喜欢“如约而至”这个词,虽然她等待丁涛的过程很艰辛。

  2014年,李春雪和丁涛相识于一次聚会,交谈中李春雪得知,丁涛是部队保送军校的军官。那时18岁的李春雪刚考上大学,性格内向,但丁涛只要一有时间就主动给她发消息。qq对话框里,他问,她回答,日复一日。丁涛表现得很热情主动,还耐心地告诉李春雪在大学里如何利用时间充实、提升自己。但也有很多个晚上,丁涛说着说着就不见了,只剩下对话框这头儿“尴尬”的李春雪。那个时候,她就慢慢了解到部队的特殊性,然后她会说声“晚安”,虽然知道这是一条不会被回复的信息。

  “不好意思,昨天突然有事!”这句话是丁涛再次出现时固定不变的开场白。就这样,在并不频繁的联络中,两人恋爱了,丁涛给李春雪寄了一盏小台灯和一个保温杯,说:“等你一辈子。”

  恋爱4年,两人见面3次,加起来就几小时。其余的日子里,他们小心翼翼地通过网络维系着这远隔千里但却两情相悦的感情。

  如果说军恋是与时间的一场博弈,那么军婚就是与空间的一场角逐。婚后,李春雪原以为会结束这种等待的生活,谁知丁涛却被调至更远的西藏阿里。尽管多年的异地恋已经让李春雪对距离感到习惯,但她不了解的是,阿里竟然是一个偏僻到连手机信号也时有时无的“鬼地方”。李春雪再次陷入了无尽的等待,手机打不通,她就试着写信,可她发现,就连信也要辗转十几天才能收到,实在没办法了,她想了一个招儿。李春雪把想对丁涛说的话录成语音发过去,等他手机有网络了下载来听。2018年5月16日,第一条音频《车遥遥篇》跨越山海飞向海拔5000米的喀喇昆仑。

  “你守护边疆的日子里,我用长若银河的线守护着你。当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的时候,你不妨抬头看看此时星空上那耀眼的星星,那是我用思念在夜空中为你点亮的灯。”在这个被李春雪称之为“小雪电台”的节目里,她跟丁涛唠家常说生活,分享孩子成长的细节,也向他诉说思念和爱恋。

  所爱隔山海,山海皆可平。4年时间里,“小雪电台”一共录制了100余条专属音频。从首都“东大门”的天津到西南边陲哨所,一次次播音和诉说,让他们的爱恋更加坚定和从容。丁涛告诉李春雪,正是她的声音陪他熬过一个又一个艰难辛苦的戍边日子。

  2021年年底,李春雪受邀到连队过年。40天的军营生活,她了解了边防的艰苦环境,更知道了爱人和战友的生活。每每看到丁涛和战士们黝黑的脸庞、因缺氧而发紫的嘴唇和冻裂的手背,李春雪心里一万个难受。

  这次探亲,李春雪有幸跟着战士们一起去边防巡逻,让她终身难忘。早上吃完早餐,战士们开始整理巡逻装备,10点半哨声响起,巡逻小分队准时出发。天寒地冻、冰天雪地中,为了安全,巡逻车行至半山坡,战士们下车徒步继续前进。凛冽的寒风、没膝的积雪,战士们穿着防雪靴手拉着手,一深一浅往巡逻点位挪动,高寒缺氧,每走几步就有人停下来喘口气。尽管环境恶劣、险情不断,但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坚强。终于到达终点,战士们把五星红旗缓缓拉开,庄严宣誓,铮铮誓言响彻雪域高原。那一刻,李春雪明白了家国情怀的真正含义。

  离开连队前夕李春雪问丁涛,有没有什么话要跟她说。丁涛一把将她拉进怀里,轻轻地摸着她的头发说:“对不起老婆,又要让你独自一人了……”那一刻,李春雪的眼眶湿润了。

  从西藏回来后,李春雪已经能够十分坦然地面对与爱人的异地生活。她继续习惯着他突然杳无音信,习惯着他家庭事务的缺席,习惯着他不在身边的落寞和孤单……只有深刻体会别离的苦,才能品尝相聚和怀念的甜。她知道,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选择军人、选择军婚,本身就意味着牺牲和奉献,但和军人相比,她所经受的一切是那么渺小。作为军人,他们又何尝不想与家人相生相伴、风雨同舟?但戎装在身的他们,要做为国家戍边守防的卫士,而自己只需成为那个守好小家的“勇士”。

  新的一年开始了,李春雪依然继续主持着“小雪电台”,与以往不同的是多了一名“小主播”,也多了一个陪李春雪眺望喀喇昆仑的小小身影,那就是他们3岁的儿子可可。

  丁涛常说,此身许国难许卿,他一直觉得对李春雪和家庭有所愧歉。而李春雪在电台里告诉他:“风雨路遥同珍重,不负尘缘不负卿。”

  中国退役军人·融媒体记者 侯 坤